瓦碎泥土香(14)那年的情书

本文为原创内容,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;合作请联系QQ:82355462
www.u148.net 老县城的吊脚楼形成一条条狭窄幽深的巷子,少年夹着书啃着苹果信步走进巷子里,再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大人了。

阿宋那时并未觉出时光是这样流逝的,他当时还处于尾随一个清凉的姑娘的年纪。尾随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姑娘穿过小巷,冒着小雨轻踩着青石板,直到她消失在铁门后面。铁门旁一株番茄正好结出青色的果子,阿宋摘下一颗衔在嘴里,探着身子朝铁门里望去,只看得到那姑娘的白色衬衣和后背的内衣带子。阿宋因此熟悉了这座县城的每条小巷,每当上学要迟到的时候,阿宋就带着华生抄近道,华生总是感叹:“这么隐蔽的路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华生,他其实姓宋,但是因为腿有点毛病我便叫他华生。当然,我是这么跟他讲的,我说他是我调皮捣蛋的好兄弟,要像福尔摩斯和华生一样互相信任。

于是他对这个称呼还挺满意的。

华生第一次展示他的才华是在周三下午的班会课上,他提拎着小提琴死样倒气地走到讲台上,拉了一首《北国之春》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加上一张好看的脸瞬间就征服了很多姑娘,完了之后他还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一首诗。

后来又赶上60年校庆上的表演,很快他就全校闻名了。

所以,虽然左腿不太利索,他还是成了最受姑娘欢迎的小子。

有时我们故意天黑尽后才会回家,就在学校对面的巷子里猫着,借着店铺的灯光读姑娘写给他的情书。

华生说,情书一定要在路灯下读。

这些情书基本他看完就扔给我了,不是因为他清高,而是因为很多傻姑娘连名字都没署。

就像华生自己骂咧的一样,“你大爷的,名字不留好歹留个号码呀,哪怕学号也成啊!”

在一大堆文采飞扬的情书中,有个姑娘的情书却只有三个字,“宋至渝”,就是华生的名字。说只有三个字其实不太准确,是整张纸上重复着这三个字,而纸张背后是好些个添了辅助线的几何图形和完整的解答。我当时心想,虽然字迹是蛮好看的,但是用作业纸写情书这未免也太随意了点吧?

但因为特殊反而印象最深刻,于是我时常幻想这字迹应该属于一个特漂亮的姑娘。

后来轮座位的时候我和史红霞坐到了一起。史同学身材匀称,没有龅牙也没有雀斑,脸也并未被青春痘摧残过,她只是单纯的丑,于是安静而不合群。我当时很不高兴,只期待着下次轮位能快点。就是在和她同桌期间,给她讲数学题的时候看到了她的笔迹,而那字迹我再熟悉不过了。

那时候我也是个坏透了的家伙,我当时觉得她肯定是个嫁不出去的姑娘,明知道不可能,还怂恿她给华生写情书。但她却一本正经地回答我,说她文笔不好,写不出来,也否认了那封只有名字的情书出自她之手。

这就让我觉得没意思了,也没法再调戏下去。

初二那年华生就搬走了,据说是要去大城市治腿。走之前约我到滨江路去喝酒,那天他跟我说:“阿宋,放学了一起去长江边吹吹海风。”

华生很没出息地说这是他第一次喝酒,我告诉他我和二狗连白酒都喝过,还有烤螃蟹下酒。他问我二狗是谁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。

和华生认识一年半,我从未问过他的腿是怎么回事,因为有些伤疤不敢去揭,但不能说不好奇。于是那天一听啤酒下肚,酒壮怂人胆嘛,我开口就问:“你腿是天生的?”

华生当时就打趣地说:“难道你的腿不是天生的?”

华生上小学的时候,他爸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,并要华生给那个女人喊妈。当时正在吃饭的华生把饭碗砸到墙上,哭着就吼了起来:“老子的妈只有一个,就是上个星期被你打了一顿再撵出去的那个女人!”

“我爸生气了,就开始打我……”

省略号后面的故事华生没有再讲下去,至于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也并不想知道。虽然他的腿还不至于说瘸,但走路不太平稳确是很明显的。

末了我把他的电话号码认真地记在笔记本里,他说等腿治好他就回来。

华生家条件比较好,他是班里唯一一个有手机的学生。我上了大学才有第一部手机,之前的所有号码都存在一个笔记本里。那个笔记本在后来的数次搬家中遗失,我和他们也彻底失去了联系。所以,其实很多小伙伴并没有陪我一起长大。

华生是唯一能让我觉得这座城市温暖的人,自他离开之后我继续在这座县城呆了四年半,这么些日子里,我都是一个人走回家的路,一个人尾随番茄姑娘。

二狗和华生的事让我觉得,朋友是阶段性的,如果你足够幸运,不同的时期总会有不同的人陪你度过。

而这也正是不幸之处。

就算华生言出必践,治好了腿真的就回来,他又哪里还找得到我?就像我尾随过的那个姑娘,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甚至连她的正脸都没看到,她就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。铁门里的租户早已换了别人,只有铁门旁那株番茄每年都还结出果实。

和华生再次见面都是大学毕业之后的事了。和许昕分手后我计划去云南旅行,约了大学的同学,临行前把高中和初中校园都逛了一遍。就是那天逛到校友墙的时候,我们班前面站了一个人,我当时完全没认出来。但他一挪步,再加上驻足在我们班级前,我当时就傻了。

我偏着脑袋在他身后叫了一声“华生”,他便转过身来。

他身边跟了一个姑娘,那脸我只觉得眼熟,却认不出来。直到华生介绍,我才确信她就是史红霞。人说女大十八变是一点没错的,虽然她依然只是一张大众脸,但好歹不是当初那个我觉得嫁不出去的姑娘。

华生的腿是治不好了的,他笑着说对生活也没太大影响,用不着再花那个钱。

那天晚上我们仨坐在滨江路的护栏上,把初中有华生的头一年半完整地回忆了一遍。这次我很认真地存下他的电话,说以后一定要常联系,但其实以后也几乎没再联系过,尽管这次号码并没有丢。

我深知我们不可能再像初一时那般亲切。

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的隔阂是怎么产生的,我没有做错什么,华生也没有,我们只是长大了。

华生刚离开那段时间我很不适应,这种不适应在二狗离开的时候都未曾有过。

木匠拽着我母亲的头发狠狠地砸在墙上的时候,在租来的单间里我再也无法背对着他们写作业,我抄起一把木椅子砸向了木匠。

那年我初三。

当时我哭着跑到凌晨的大街上,想起华生和我说过的一句话,华生说:

他们有恩爱的照片,却也互相说过要杀死对方的狠话;他们结婚,他们离婚。而我们,要重蹈他们的覆辙。

这种情况若发生在初一,我可以跑去华生家,如今,我只能一个人浪荡在大街上。

所以大学毕业的时候,我冒着和许昕分手的风险决定去北京寻找木匠,这对我来说并非一个容易的决定。我母亲和许昕在超市有过一次非正式的碰面,当我告诉母亲我要去北京的时候,母亲说:“那超市那个姑娘呢?她去哪儿?”

母亲要我留下,她说许昕是个好姑娘,况且木匠是否在北京也不一定。

但我铁了心要去寻找木匠。因为我始终想不明白,当年差点客死异乡的木匠都能活着回到村子,如今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回不来?

重聚那天华生问到我的感情问题,我笑着摇了摇头,他也就没再说什么了。

我不知道他和红霞是怎么走到一起的,老实说,我觉得红霞配不上他。华生也不愿多提他和红霞的事,只用了“灵魂伴侣”四个字。

我们都各自经历并各自承受着生活中的种种,不知道这是不是隔阂产生的原因。

时间拨回到初一那堂班会课,华生演奏完后转身在黑板上写道:

把迷恋锁在无人的房子里
在清晨和夜晚故意遇见你
不泄露情意于眼底往事也休提
再和你谈论滨江路的天气
不带喜欢的情绪也不下缘份的雨

重聚那晚散步回去的时候,趁着华生去马路对面的店里买烟的空隙,我和红霞聊到那年的情书,她还是红着脸说自己文笔不好,写不好情书。

我说,如今你若从书本里或是从箱底翻出那些写满华生名字的草稿纸,你敢说它们不是最美的情书?
   → 微信公众号:沙龙365,可通过意念关注 ←  
  1. 18
  2. 1
  3. 1
  4. 1
  5. 2
  6. 0
  7. 0
  8. 0
  9. 1
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媒体、微信请获得授权,联系QQ:82355462。
举报&反馈2015-09-11 12:47:26 发布 丨 8508 人浏览

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

  1. 观《濑户内海》有感
  2. 我啊,就是这么一个烂人
  3. 我还是喜欢你
  4. 只有跟你在一起,我才会喝酒
  5. 只有我一个人,希望你快点死去
  6. 如果死了,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
  7. 那些扬言要改变世界的少年,后来怎样了?
  8. 倾情遂心湖(完结篇)
≡ 本站荣誉 ≡
沙龙365签约驻站沙龙365(版权合作请联系QQ:979502441)
文章
66
评论
63
沙龙365